紀錄片 Documentary

紀錄片 Documentary

紀錄片[1]沒有一個固定的概念,它的定義隨時間的演進而改變,不同地區也會有不同的看法,但其共通點都是要保留真實素材,即事物的證據與見證的真實性。

英國紀錄片之父格里爾生(John Grierson,1898-1972)對紀錄片的定義是到目前為止最常被引用的。他提出紀錄片不應只是對真實事物作樸素的描述,而要有具創意的處理。格里爾生在《紀錄片的首要原則》長文中,指出三大原則:一、強調要去拍攝真實的場景與活生生的故事;二、讓電影中的真實人物與場景去引導我們對現代社會的詮釋;三、來自生活的材料與故事要比演出來的更細緻(在哲學意義上更真)。

然而,一旦經過剪輯、安排、處理後,紀錄片便加入了主觀詮釋,減少了其真實性。但歸根到底,任何一種紀錄片風格都是一種「再現」,而不是「複雜」。它與戲情片的分別在於,其基礎是來自被拍攝的真實素材,並對事實作出詮釋。紀錄片是事實或社會的再現,劇情片則是想像或願望的表現。 紀錄片的內容比形式重要,它具有社會政治目的,所關心的是事實與意見,亦即是有意見要表達的非虛構片。紀錄影片要傳達某些意見,引起情感反應,因此拍紀錄影片的人希望能說服、影響、或改變他的觀眾的看法(巴山 Richard Barsam,1938-)。